植蔬| 鰍舶| 睿泬| 昹憚| 勀刓| 鎖嗣| 痔綬| 侂埻| 沺薯| 羲瓮| 踢斻| 妀⑧| す眧| 刓陲| 陔譴| 韓俜| 韓瘀| 還詢| 踱嫌毚| 酗伈| 悁傑| 褽赽綬| 瘀④| 輕秝| 嵹瓮| 淜羱| 昹譴| 腦膘| ④假| 刓竣| 遵傑| 紳洈| じ盺| 刓昹| 譁游| 煆栠| 淏譴| 蔽桋| 咡傑| 欸鍬| 豯謜| 倓傑| 恲瓮| 嵹瓮| 繩碩諳| 頗屙| | 陔ч| 褪嫌ц酘秫笢よ| 韓芣| 塢恲親逜赻笥よ| 蝶笣| 踱陬| 梒⑧| 咈鰍| 輩笢| 蔬傑| 邧瑕| 閩瓮| 玶譴| 陔罣瓮| 葷譴| 籵碩| ц瓮| す睿| 瞳捶| 褪嫌ц酘秫綴よ| 嬝朘僱| 舷慇嫌衵秫ヶよ| | 侂蔬| 遠瓮| ц埭| 幛肅| 鰍倯| 蜲捶| 蚗噪| 堁襞| 都抇| 犖栠| 啋蔬| 酗氈| す盺| 橝蔬| 庰瓮| 嬝怢| 簿靡| 伈ざ商| 譴碩| 咑侂| 驛瓮| 劓粹| 壽鍛| 遵傑| 傘僚| 假韓| 坒韓| 堁摩淜| 賽栠庈| 壹笣| 絞栠| 膘す| 膘綬| 謀瞳| 庰瓮| 恟籟杻よ| 酴鍬| 拫鎮碩| 酴す| 陔猿| 饒⑻| 苂糧楓| 懦刓| 鷥洈| 樁赶| 嫘肅| 楛荻| 皊傑| 邧啡| 桲模諳| 瞻瓮| 還噉| 躂爵| 瓻碩| 劓粹| ⑨瓮| 齊笣| 晊④| 怢假| 罣刓| 庥瓮| 埬昹| 璨阨| ⑻虞| 蚺鎮虛| 湛瓮| す階刓| 攝鎖| 捚陲| 還蜸| 陰鰍| 倓癒| ぱ媽| 匽ь| ぱ譴| 還ь| 呦譴| 桲控| 劓怍| 謐傑| 縛瓮| 淜譴| 盷圊| 淔猿| 怢笢瓮| 痕瞳| ь膚| 懂瘀| 笯匙| 芩蘇杻酘よ| 瘀栠| 啞阨| 肅栠| 蟯景| 堁襞| 需假| 攪坒| 慇匙碩| 蚗噪| | 假芞| 腹刓| 鰍假| 淏譴| す挕| 繕⑻| | 應笣| 荅蔬| 譴隴| 敆刓| 崨黨| 菛瓮| 罈猿| 桲模賜| 妀醫| 蜓堄| 眽踢| ぱ跡| 坢傑| 陏傑| 鍾挕| и赽碩| 鍾怢| 覆す| 拫嶺杻ヶよ| 匙輿衵よ| 酗挕| 飲埱| 網擘| 陔匙嫌誥酘よ| 糽儚| 瓻碩| 蜚笣| 陔猿| 窅捶| 咡傑| 谹捶| 怍睿| 犖諳| 臅薀| 挔れ| 狾假| 啞澗戽| 欷埭| ц埭| | 綬諳| 頗陲| 煤瓮| | 畸誹| 蘋蔬| 犖栠| 幛洈| | 幵栠庈| 屢栠| 擘笣| 毞喀| 紳洈| 怢嫁蚽| 鰍桫| す抾| 瞻捶| ょ碩| 瘀詳| 狦踩| す蹕| 塋す| ⑤笢| 澈傑| 隅笣| 桻劼| 挔笳| 鴩瓮| 珈蚔| 頗荻| 党恅| | ь埸| 栠陔| 詢戛虛| 齊傑| 碩潔| | ひ傑| 簧蔬| 盻盺| 猿淜| 坒囧| ぱ擘| 塢笣| 羲栠| 唾昜蹦抭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男高音郝幸娃 不忘初心再挑戰

2019-10-13
■郝幸娃在央視的音樂會中演唱。

從嗓音條件不被看好的普通孩子,到成為被「音樂之神」眷顧的「中國新十大男高音」,郝幸娃的音樂之路從不是坦途。他二十年如一日堅持技巧訓練磨礪「人聲樂器」,不忘初心堅持歌劇這門「正功」,在挑戰新角色的過程中有所感悟,「我們首先傳遞的是情感和人性,其次才是聲音和技術。」

郝幸娃日前受香港歌劇院藝術總監莫華倫邀請,將於本月24及25日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出歌劇《丑角》,這也是他首次在港演出。「我去年曾來港為一項國際性音樂比賽做頒獎嘉賓,我喜歡香港,這裡的生活節奏快且品質高。香港作為國際化城市,經常有知名樂團和劇團的演出,觀眾對古典音樂的欣賞水平很高。」他說。

期待挑戰新角色

意大利現實主義歌劇《丑角》通常與《鄉村騎士》共同演出,《丑角》是根據一宗十九世紀末意大利發生的謀殺案改編而成。主角卡尼奧為戲班班主,妻子妮達背茪V夫與年輕的西爾維奧偷情。生怕東窗事發,妮達欲與西爾維奧斷交。同時戲班小丑東尼奧亦傾慕妮達並向她表白,可惜遭拒絕。東尼奧一心報復妮達,便轉向卡尼奧告發妮達偷情之事。怒火中燒的卡尼奧於台上表演時追問妮達並於眾目睽睽下手刃妻子。郝幸娃首次出演卡尼奧一角,強烈的戲劇衝突要求男高音的聲音富有張力,甚或在台上歇斯底里,這對作為「抒情男高音」的他具有一定的挑戰。出演新角色,無論是演戲還是和樂都需要時間去慢慢磨合,他已提前十幾日到港排練,全力以赴投入演出。

身為中央電視台評選出的「中國新十大男高音」,他曾多次參加中央電視台《民歌中國》、《天天把歌唱》、《四季音樂會》、《合唱春晚》、《新民歌演唱會》等節目。同樣,作為「中國文聯」的志願者,他也會去到全國各地慰問演出,6月剛為慶祝澳門回歸20周年在澳門獻唱,本月底還將赴廣州參與中國國際青年藝術周的開幕音樂會。工作行程以音樂會為主,再穿插荋X場歌劇演出。他坦承,演歌劇尤為辛苦,飛去歐美演出時甚至來不及倒時差便要投入排練,「每日都要練習兩個小時的基本功,學譜子的時間另計,要遵守嚴苛的生活作息,要戒口,要鍛煉身體......」生活少了些樂趣,憑藉一腔熱愛來支撐,因為「歌劇是對年輕演員最好的鍛煉」,「雖然男高音也上音樂會、上電視,但我們的『正功』是歌劇,放鬆歌劇的演出對我們是不利的。若是年輕演員只上綜藝節目而不練基本功,這個行業就廢掉了。」

磨礪嗓音二十年

郝幸娃現擔任美國紐約Premiere Opera歌劇公司副總裁、香港國際音樂交流促進會副會長、歐洲Global Bel Canto Art藝術家,世界著名青年藝術家計劃GeorgeSolti成員。他是美國紐約國際聲樂大賽唯一亞洲評委,第五屆蝴蝶夫人國際聲樂大賽金獎獲得者,莫扎特國際聲樂大賽最高提名獎,世界頂級歌劇計劃舊金山歌劇院Merola program簽約歌唱家,曾主演過《蒂托的仁慈》、《茶花女》、《賈尼.斯基基》、《燕子》、《拉.卡里斯多》、《藍色之旅》、《波西米亞人》等多部歌劇。

他出身於音樂世家,卻從小被父親認為不具備成為歌唱家的嗓音條件,臨高考前一年才成為了父親的學生接受聲樂培訓,並以專業第一的分數被中央音樂學院歌劇系錄取,師從王憲林與彭康亮教授,2006年畢業時再以亞洲第一的成績被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歌劇系錄取,再進入英國國家歌劇中心,成為該機構的首名中國人。在漂亮的履歷背後,是他二十年如一日堅持技巧訓練磨礪嗓音,在改造「人聲樂器」上花了很大的工夫。他由此建議熱愛歌劇的年輕演員要「不怕吃苦,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咬牙堅持下去」。

現時將歌劇演出重心放在國外的他坦言,無論在體力還是發音方面,中國人唱歌劇都毫無優勢,「人生就是這樣,每個行業都有頭痛之處,很多困難擺在眼前,一山又一嶺總要努力翻過去。就如現在,香港有些年輕人的價值觀和我們起了衝突,社會矛盾需要我們想辦法去修補,一味灰心是沒有用的。」 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

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佼す瓮 ⑤刓庈 曾淏繚 犧滇詙筒 甂囀 醫假游 痑模橾滇赽 鎮迍盺 罣詢鍛
還裻盺 朓洈淜 酴豪游 昹壽芛 鼠蝠拻鼠侗模扽埏 坒囧庈箄刓淜馱妀奪燴垀 肅吨爵扦⑹ 坒囧庈佸騇侃磁橠扑侍 都栦蚽
鰍漆淜 旮詀庈 踢す觼部 恟諧赽 黃坒游 ь怮ざ淜 啞鍾儷盺 騷籟媼部 煦皊 蝴昹誰耋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